2011年8月12日 星期五

倫敦騷亂怎樣來的?(上)

在倫敦奧運還有一年的時間,於英超球隊熱刺主場所在的倫敦北部托特納姆(Tottenham)區發生的一場槍擊事件,演變成連續多日,由倫敦蔓延到伯明翰以及曼徹斯特等大城市的騷亂,令人擔心奧運期間的保安安排。

除了受金融海嘯影響,英國經濟表現不佳外,這次英格蘭騷亂同樣把幾個英國老問題糾結在一起,包括了政府開支和福利政策問題,以及民眾對警方不信任,令倫敦市警隊在對付暴徒時投鼠忌器。當眾多難以解決的問題纏在一起,就變成了英國近年最糟糕的騷亂事件。

「大社會」變成削減經費藉口

這次騷亂的遠因,要由去年英國大選,工黨輸了,由保守黨和自由民主黨合組聯合政府後,所引進的一系列削減政府開支政策說起。之前工黨和自由民主黨,甚至保守黨一些重量級人馬,都一再警告,只不過卡梅倫一次又一次不聽勸告,錯失了阻遏騷亂的機會,甚至可以這樣說,騷亂是卡梅倫自己找來的。

金融海嘯後,由於英國政府動用大筆公帑拯救銀行,英國政府財政負擔沉重,因此,減低政府開支,就成為了英國去年大選的主要課題。當時仍然在野的保守黨已經揚言,在上台後將會大刀闊斧削減政府開支。

在去年四月十一日,當時仍然是在野黨領袖之一,後來成為聯合政府副首相的自由民主黨黨魁克萊格(Nick Clegg)在接受天空電視訪問時,曾經警告過選民,保守黨的削減開支政策,很可能會令英國發生希臘式騷亂,而不少英國選民,當然不相信克萊格的烏鴉嘴竟然在一年後成真,還要他身為聯合政府副首相都無法阻止卡梅倫的削減經費政策,將英國推到社會不安的臨界點上。

保守黨卡梅倫上台後的削減經費政策,本來在英國已經成為在野黨,甚至執政黨成員本身的炮轟對象,最令人印象深刻那次,正是保守黨籍的倫敦市長,卡梅倫的多年戰友約翰遜(Boris Johnson)在去年十月底,於英國廣播公司倫敦台的早晨烽煙節目,指卡梅倫削減倫敦市民房屋津貼的政策,令原有居於倫敦市區的貧窮民眾負擔不起倫敦的租金,變相迫他們遷離首都,那是有如塞爾維亞在科索沃借大屠殺來作種族清洗,而政府藉削減房屋津貼來搞社會清洗(social cleansing),令倫敦只有富人住得起。約翰遜雖以口不擇言聞名全英,但他的嚴厲指控仍然引發倫敦政壇軒然大波。但由約翰遜這樣重的批評可以見到,保守黨經常對窮人福利開刀的削赤方式,令不少居於倫敦市中心的市民深感不安,連自已的居所隨時都因政府削減福利而失去時,那些年輕人確實無東西可以輸,亦難怪當局一次又一次表示會採取拘捕行動對付滋事分子,但那些暴徒仍然無動於衷。對於有可能連居所都失去,又看不到前途的年輕人,坐牢算得上甚麼,倫敦警方表示,市內的監獄因這次騷亂而爆滿,當局有可能要面對監獄人滿為患的問題!

卡梅倫在選舉時,有對政府削減開支後留下的社會服務缺口提出替代方案,那就是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曾經讚揚有加的大社會(Big Society)理念,所謂的大社會,就是將幫助弱勢社群的工作,由政府轉移到社區,而政府的工作,就是協助社區中有志之士,去承擔扶助弱勢社群的工作。如果大社會理念成功的話,英國政府不單可以削減開支,更可以讓英國政府向小政府的方向進發,這很合乎保守黨自戴卓爾夫人以來的意識形態。

但大社會計劃在實施一年後,就已經遇上麻煩,當中最具象徵性,就是負責在內閣推動大社會計劃的內閣顧問,亦因此晉身終身貴族,被英國傳媒形容為大社會沙皇(Big Society Tsar)的香港移民後代韋鳴恩勳爵辭去在內閣的職務,韋鳴恩勳爵的辭職被視為對卡梅倫大社會理念的一大打擊,亦令外界質疑到底大社會計劃的進展,是否足以彌補當局大削經費後留下的空隙。當時卡梅倫仍死撐,指大社會政策要推行下去,令人質疑大社會是否只是削減政府開支的幌子。

但由騷亂前的托特納姆區來看,英國所謂大社會明顯未發展到可以讓民間社會自行處理社會問題的程度,而政府在這個時候削減福利開支,就明顯地闖下大禍。

在托特納姆區爆發大規模騷亂前,當局竟然大幅削減當地百分之七十五青少年服務開支,被當地青少年組織領袖形容有關做法不可思議,在今年三月當局削減青少年服務開支時,托特納姆區的國會議員,工黨的Danny Lammy已經警告有關做法會觸發暴力罪案,是令人心碎的決定,他指很多家長依賴當局提供的周末青少年活動,以作為課後管教服務,沒有這些服務,家長無力讓子女到其他地方打發時間,將會製造麻煩,而很明顯民間社會未能提供替代服務。Danny Lammy是托特納姆區長大的國會議員,出身黑人貧窮家庭,經自己努力奮鬥後成為律師,並晉身國會成為下議院議員,可謂少數族裔模範,他個人成長經歷比任何研究更富說服力。當局不聽他的警告,而騷亂在托特納姆區爆發亦不令人感到意外。

連負責監管倫敦警隊的倫敦警察管理局(Metropolitan Police Authority)成員都有類似看法,倫敦警察管理局成員之一Jenny Jones亦指,政府削減青少年服務開支,對倫敦爆發大規模衝突起著激化的作用。

因此,在這次騷亂過後,卡梅倫政府所謂大社會理念將會受到進一步挑戰。雖然現階段英國社會仍然會將焦點集中在平亂以及清理現場,讓民眾生活恢復正常。但有意在明年重奪倫敦市長寶座的工黨怪人,綽號Red Ken的前倫敦市長利文斯通(Ken Livingstone)已經急不及待挑戰保守黨的削減開支主張,看來所謂的大社會以至政府資源如何分配問題,將會在騷亂後被提上主要議程,並可能在明年倫敦市長選舉中反映出來。而下一篇,會詳談倫敦警隊的問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