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4日 星期四

中国应有秩序让韩国统一

由于朝鲜半岛的地理位置,特别朝鲜半岛与北京相当近的距离,令中国近百年历史的和与战,都与朝鲜半岛局势有关。大清帝国在一百多年前因朝鲜王国宗主权问题与日本帝国大打出手,结果中国局势急转直下,亦奠定日本军国主义道路的基础。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之初,派出大量军队援助朝鲜与美国扶持的大韩民国对抗,亦令中国注定要长期支援朝鲜。

  但中国支持的金正日政权,由于无法在经济上有任何起色,长期缺粮己经令耐性极好的朝鲜民众难再有耐性忍下去,在金正日政权面临危机之际,朝鲜半岛可能会出现任何以往想象不到的战略状况。对中国而言,如何处理金正日政权成为了可能比台湾问题还要迫切的战略问题。因为在中国国民党执政下的台湾,对中国没有急切的战略问题要处理,但朝鲜位处北京附近,朝鲜半岛问题是肯定要妥善解决,没有逃避空间。

朝鲜长贫难顾

  倘若朝鲜政权现在就崩溃,肯定不符中国最佳战略利益,不论金氏政权孤注一掷与美国大打出手,导致大量难民涌入中国东北、中国黄海地区以及韩国,或是美韩联军迅速进驻朝鲜,对中国都没有什么好处。大量难民涌入中国东北,固然会使本来就为国内问题头痛的北京当局更加头大,金氏政权与美国大打出手,亦肯定导致大量难民涌入中国,甚至令中国难免卷入战火。而没有朝鲜金氏政权后的朝鲜半岛,美军将会直接与中国陆地接壤,令中国没有任何条件使用武力对付台湾。因此,中国较早前注资一百亿美元给朝鲜,为的便是买时间。

  虽然中国经济实力比以前好得多,但中国没有理由长期注资朝鲜,中国本身也要留下资金应付可能出现的经济泡沫问题,以至本身的发展。另一方面,中国注入多少资金也好,由于金氏政权表现实在太差,中国官员直接进驻朝鲜运用资金,可能效率都要比由金正日来运用来得好,但中国根本不可能直接管理朝鲜的民生事务。在长贫难顾下,中国仍需要在一百亿美元买下来的战略空间和时间,思考如何处理朝鲜的前途问题。

可参考芬兰、奥地利模式

  继续任由金正日家族管治朝鲜,战略灾难迟早要来,因此,对中国最有利的做法,莫过于有秩序让朝鲜半岛在大韩民国旗下统一。事实上,中国有一点必须承认的是,今天的大韩民国政府,法统来自1919年“三一运动”后,在中国成立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而大韩民国的法统又来自于脱胎自朝鲜王国李氏王朝的大韩帝国,韩国才是朝鲜半岛的正统政权。加上今天大韩民国己是成熟民主国家,在大韩民国旗下统一是符合朝鲜民族的整体利益。因此,中国有必要与韩国政府谈判,如何联手和平结束朝鲜政权,包括如何处置金氏家族,以及朝鲜劳动党等问题,都需要中韩两国共同合作。例如韩国特赦或善待金正日家族,换取金氏家族交出政权等。

  当然,中国支持大韩民国旗下的朝鲜半岛统一,应该是有利益可得才成,对中国最大的战略恐惧,莫过于一旦朝鲜半岛统一,美国军队可以没有朝鲜的屏障下直指中国东北的问题,这也是毛泽东当年为何决定让中国参与韩战的原因。中国大可以参考芬兰、奥地利模式,与美国、日本商谈让韩国统一后成为中立国,作为美日与中国之间的缓冲,换取支持朝鲜半岛在大韩民国旗下统一。这对美、日、中都有好处,因为朝鲜半岛中立化后,俄、日、中、美四国不会随时在东北亚大动干戈。此举可参考苏联在二次大战后,没有吞掉奥地利东部,而是同意奥地利的英、美、法、苏占领区统一成为一个新国家,换取奥地利的中立一样。有关做法,可以用奥地利国家条约(Austrian State Treaty)连附的中立宣言(Declaration of Neutrality)作为立约基础。事实上,朝鲜残破成这个样子,韩国也需要时间、资金和和平的环境,去重建朝鲜。

  韩国对中国可谓爱恨交缠。大韩民国在二次大战之前,固然是在当时的中国领导人蒋介石的支持下建立,让朝鲜民族脱离日本殖民统治运动有基地有空间,另一方面,由于毛泽东参与韩战,让朝鲜半岛脱离日本殖民统治后分裂六十多年。韩国人对导致国家分裂的中、美、俄三国都有相当的恨意,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如果中国在这个关键时刻,主动支持和协助大韩民国统一朝鲜半岛,笔者相信韩国人会在这方面改变对中国和中国人的看法。

4 則留言:

Joel_NZ 提到...

這提議其實基辛格和美國CFA早在十多年前提過了,以中共的戰略自恃大國勃起不需作退半步般的思維,要中共做韓國中立化換戰略環境的讓步,中共是會認為是賠夫人式的自殺(中國現在同布里茲列夫時期的蘇聯戰略思維相似)。小弟認為中國會接受該想法的機會,是近乎零。

不過,從現實來講,這是中共的最佳出路了,因為一到中共泡沫爆破,中國的光景變為1980年代後期的蘇聯的話-即是被人看穿底牌的話,到時韓國都會是統一,不過是換轉了美國向中國索條件的德國模式-韓國統一歸在西方盟友旗下,到時中國連討價還價的機會都完全失去。時間無多,不在中共這邊。

黃世澤 Martin Oei 提到...

現在是中共最後機會,選韓國中立化,亦即奧地利模式,如果未來幾個月中共不作任何決定,那就是德國模式,甚至更糟。

Joel_NZ 提到...

同意,斟誤原文:我是想講CFR不是CFA(Council of Foreign Relations0)。

我明白Martin兄在韓國局勢沒有在上文中寫下的微言大義會和我以下作出的補充相差不遠,以下是給真的不知情的人作參考。

----------------------------------

補充分析美國對韓國中立化的態度,很多漢字文化圈的人有所不知,美國人並不介意韓國中立化。始終對英語文化圈來講,他們是較了解日本和認為日本是遠較韓國對英美友善。很多英語文化圈國家的國民認為日本是較韓國在人文文化上夾得多,遠的有邱吉爾:他在二戰回憶錄認為英美催生明治維新的近代日本,近的有英語文化圈倡導者James C. Bennett,Bennett也在2003年講過美國看日本是"亞洲國家,不過文化國情不同"("Asian, but with a difference.",參見Bennett在華盛頓時報文章 http://www.highbeam.com/doc/1P1-70775363.html )。英語文化圈國家的大部份分析員都有想法是英語國家在亞洲區的天然盟友只有日本,新加坡,印度(和澳洲,如果真的要把澳洲視為亞洲國家的話),其他國家都是"有需要就結盟"的暫時盟友而已。

這就是為什麼早幾年布殊冷落盧武眩,視他為無到,但拉近和小泉純一郎的溝通,和美國在其本國屬土的關島加建海軍基地,其實是預備從韓國撤走,加強和日本的關係平衡中共+俄國的軸心。(很多亞洲國家的分析以為美國要急著保留美軍在亞洲大陸上有一橋頭堡-韓國,其實不然,關島加強化美日安保早就彌補了失去韓國的戰略步署。好多在美國本國叫美軍離開韓國的分析,其實是強硬右鷹派,右過列根那種的人,例如Rich Lowry,Victor Davis Hanson,Joseph Farah,Jack Kelly,John Bolton等。他們認為韓國本身已經具備雄厚的經濟實力,能夠自行自力保衛本國。)

說回中共,中共現在胃口是不會單單滿足於韓國成為亞洲的奧地利,它要的是韓國起碼成為第二個緬甸/古巴/巴基斯坦(不一定要韓國走回威權統治或者中共全面控制,但一定要統一了的韓國在國際政治上成為對中國"聽教聽話"的應聲蟲),再加埋中共保留在原北韓地區的礦產資源予取予攜的權利。同埋中共和蘇聯不同,是一個打橋牌而不是下棋的政權,打橋牌是有以小搏大的冒險的戰術(當年列根就是用用橋牌打法打敗戈巴卓夫的下棋外交,最終贏了冷戰)。中共認為自己的欺騙西方的國力戲法生效,它一日不見棺材絕路,是一日都不會流眼淚退讓的。會在外交上決定奧地利模式的妥協的,是一個典型的理性下棋思維的產物。中共就是欠缺這種文化。

即使是蘇聯,也只有在克魯曉夫這種心水清的才有這手腕。到了在卡特-布里茲列夫"低盪"時期,蘇聯當時自恃自己國力雄厚美國衰微,如果當時卡特和西德總理舒密特向布里茲列夫提出讓德國中立化換統一的讓步的話,布里茲列夫一定會回應:睬你都傻。

hyber 提到...

中国有必要与韩国政府谈判,如何联手和平结束朝鲜政权,包括如何处置金氏家族,以及朝鲜劳动党等问题
例如韩国特赦或善待金正日家族,换取金氏家族交出政权等。
-----------
这想法也太天真了,金太阳要是这么听话,早就弃核施行开放了
如果中国支持南韩统一朝鲜,逼急的北韩会立马六亲不认 反咬一口
我家离朝鲜可不远,不想那边的导弹飞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