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4日 星期四

六百億公帑換什麼? 《東宮西宮》笑出了城規悲歌

本身是建築科班出身的胡恩威,在最新一集《東宮西宮》,回歸他真正的強項:城市規劃及建築問題,在笑料中提出了不少對城市規劃的質疑,當中最值得留意的其中一項,就是香港大部分政府部門都在中西區和灣仔商業中心辦公,而香港的規劃發展,總是為地產,特別是港鐵的地產項目服務。

《東宮西宮》提出這點,就令筆者聯想起近日的高鐵爭議。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聲稱高鐵是「寬頻」,而現時中港陸路交通是「撥號上網」。但邱誠武副局長未搞清楚的是,如果市內的規劃和建設一塌糊塗,六百億去投資高鐵除了製造新的地產項目,將未來高鐵總站所在的西九進一步變成地產商兵家必爭之地,什麼意義都沒有。

何解獨愛萬佛朝「中」?

根據《東宮西宮》所展示的資料,香港有五分一上班人口在中西區和灣仔上班,七成政府部門總部位處港島北部商業區。為何各政府部門不能分散香港各區辦公,平衡不同區份的發展,而偏要承受無論在反恐上,以至交通規劃上都相當不理想的「萬佛朝中」式設計。這因為香港規劃上的血管,亦即香港主要交通幹線的設計,出現了問題和老化,根本做不到將政府各部門的官署,分散於各區上班。

在電子化年代,政府部門與政府部門間的溝通,當然可以用電郵包辦,但如果要在服務上方便市民,就算新的政府部門總部位置不在商業中心,也要在交通上市民不會感到不方便,畢竟仍有不少政府公共服務,需要市民或商家親身去處理,暫時未能實現電子化。

像廉署總部、海關總部能夠實現搬到港島北角與魚涌間的海旁地區,因為這兒的海旁地帶東區走廊和東區海底隧道可達,市民既可坐港鐵來到這些地方,亦可以利用免費的高速公路坐巴士或私家車抵達。東區走廊的出現,令政府部門以至私營企業,將總部搬到港島東部,包括太古城、小西灣、柴灣一帶變成可能。

九龍新界無路行

問題在於現時九龍也好、新界也好,很多地區根本缺乏主幹公路貫通,亦缺乏足夠鐵路網支持,而政府不願意把政府官署部門搬到這些地區,為新道路網鐵路網提供用量,結果政府部門以至商界永遠都萬佛朝中式建設他們的總部。在沙中線建成前,土瓜灣一帶的交通竟然靠行車線遠不及高速公路標準,在油麻地廟街至何文田一帶加士居道更會收窄成一條行車線所謂「幹線公路」來維持,而政府近年才為擴建中九龍幹線做預備工作,到底香港發生了什麼事?

就算有新公路,如果營運者安排不當,也是後患無窮。像三號幹線郊野公園段,這條以大欖隧道為主幹的高速公路本來可以為政府部門搬到新界西北地區辦公打好基礎,因為在這條高速公路配合港鐵西鐵線情況下,不單解決屯門公路擠塞問題,而且更可以令新界西北成為一個吸引中港商人的辦公地點。正確做法,是三號幹線免費,屯門公路向大貨車收費,改變交通流量。可惜政府任由三號幹線公司,以及同屬三號幹線成員的西區海底隧道漫天開價,天水圍城查實就是香港政府不當交通政策惹出來的禍。

請看看首爾

而香港市區由於被維多利亞港一分為二,因此,香港的過海交通對城市均衡發展有絕對重要性影響,一旦過海交通成為了城市交通的樽頸,在這種困獸鬥的環境下,要做到社區均衡發展在實務上是不可能的。

韓國首都首爾同樣由一條漢江分隔南北,但首爾的交通佈局卻比香港合理得多,除了興建一共九條地鐵線理順人流外,亦興建了環市公路,避免車流湧入市區,更大量興建貫通漢江南北的行車天橋,這些橋很多都是免費使用,避免來往漢江南北的交通堵塞,避免造成首爾市內交通一團糟的局面。亦由於首爾的設計,才做到商業中心區設於明洞一帶,中央政府總部設於景福宮一帶,而國會就設在汝矣島,這正是胡恩威在《東宮西宮》中提出的做法。在繁忙時間,首爾的車流才勉強算得上合理,至少你還敢選擇坐的士,由首爾市區前往遠在仁川的國際機場。

另一方面,首爾政府為了避免大量橫越漢江南北的車輛堵塞市內以及環市公路交通,漢江南北有大量的行車天橋橫越兩地。而現時香港島北部交通經常大擠塞的原因,除了集中了五分一人口在港島北上班外,紅磡海底隧道堵塞的車流也是關鍵,香港仔隧道被海底隧道的車流連累早不是新聞。香港與首爾情況既屬同類的話,除了政府部門分散各地,又是不是應興建第四條,甚至第五條海底隧道?

市民利益置何地?

當香港市區無論在規劃,以至交通上出現問題時,容筆者這半個IT人,借用邱副局長很IT的比喻,再借題發揮一下,當HKIX(香港各電訊公司之間的交換網絡)都容量不足時,甚至仍有不少客戶仍然只能用56K窄頻線,寬頻都覆蓋不了時,寬頻公司投資巨額金錢在出海光纖容量又有什麼用?是不是用作興建高鐵香港段六百億港元,用來改善香港各區交通,達到香港各地平衡發展更為重要?用六百億納稅人的錢,興建出來的高鐵,除了令西九龍文化藝術區成為一塊地產商垂涎不止三尺,而是七尺的肥豬肉外,對香港社會到底有何實質好處?高鐵不只是港鐵股東要關心的議題,亦不只是菜園村民眾關心的議題,這更涉及香港多年以來不合理的城市規劃,甚至公帑如何合理運用,還市民更優質、更自由生活空間的問題。但落在沒有規劃常識和戰略的官員手裡,誠如《東宮西宮》所言,香港運輸及房屋局,以及發展局,運作目標除了是為地產商帶來更多的錢外,還有什麼目標?這才是看完《東宮西宮》,再看菜園村村民的抗爭感到最令人心酸的地方。

1 則留言:

湯記 提到...

西九是困局,不如在那裡加上名店商場,令西九揸弗人開心一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