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4日 星期三

政治不改革 廣東埋炸彈

由除夕開始,廣州駿景花園變成了一個政治火藥庫,當地居民為抗議當局,在駿景花園距離不夠十米的土地,興起一百一十千伏高壓輸變站,連日爆發警民對峙,就算有居民被捕、被打亦在所不惜,在筆者下筆成文時,抗議浪潮仍未平息,只是公安在建築地盤堆了一大堆貨櫃,以防示威群眾再來,但已經形成小區中強烈的反政府氣氛。

由太石村開始

廣州是中國維權運動之鄉,在二零零五年,現已被當局判監的法律界人士郭飛雄(真名楊茂東),教導番禺區太石村的村民以法律手段,對不公正村委選舉結果抗爭到底,展開了中國維權運動序幕。事隔四年,由原本太石村的一件小事,變成了全國遍地開花的維權運動。現在維權運動,亦由廣州市郊,發展至廣州市區。

廣州之所以成為維權運動的發源地,除了廣東人性格剛直外,珠三角地區鄰近香港,很多香港人的文化和想法,包括法治精神等亦深入珠三角。加上珠三角經濟發達,土地權益涉及的財富高如天文數字,民眾對土地權益有關的事特別關注,因此,廣東地區不單最早爆發維權運動,而且維權運動涉及的時間亦特別長,像太石村事件持續了幾個月,筆者相信,駿發花園事件亦難短期內平息。

今年與二零零五年不同的是,二零零五年的中國經濟基調良好,珠三角一帶普遍不會爆發工潮,由土地糾紛造成的零星抗爭,政府尚有能力集中應付。但二零零九年,東莞、佛山、深圳、廣州、珠海等地都是外資欠債不還,惡性倒閉的工廠,加上廣東的士司機也是一肚怨氣,只要幾件群體性事件一齊爆發,廣州公安能否有足夠警力應付便成一大疑問。像廣州白雲區在去年十一月,就曾經有的士司機爆發罷駛,假設駿景花園發生警民衝突期間,白雲區又來的士罷駛,之後番禺一帶鄉鎮發生維權抗爭,已夠廣州市官員疲於奔命。

先在廣東實行政治改革

因此,相比起中國其他縣市,廣東地區不單因臨近香港,更有條件實施政治改革,亦更有需要實施政治改革,除了廣東要面對的反對聲浪太多,現有體制難以應付外,廣東地區一帶生活質素,已經與香港差不多,但政治制度就連港英政府在七十年代實施的諮詢式民主,行政吸納政治也不如,試問現有的地方政治體制,何來能力預警可能出現的政策反對聲音,以及在事情未惡化至失控前,就先行讓步化解危機?

當然,要求廣東地區實施普選,那是不切實際,但中國在現有體制下,實行諮詢式民主是應該游刃有餘,例如現已直選產生的鄉鎮、縣區級人大代表,共產黨大可放手不再操控,成立獨立的選舉委員會取代人大常委或民政局去負責選舉,而選出來的獨立候選人,遇上有合適的人才再吸納入共產黨也未遲,就算對方堅持獨立參選下去都不見得有大礙,有體制內的反對派,去協調政府與民眾之間的關係,總好過事事由共產黨一抓把。中國當局應該明白,某程度上,香港的泛民主派也是建制的一部分。

此外,在城市規劃等問題上,亦應學習香港,由獨立的委員會去把關,而不是由政府官員自己說了算。事實上,現時的制度,根本只是貪污溫床,而不在制度上減少貪污,中紀委三頭六臂都無補於事。

總言之,珠三角已經變成了政治火藥庫,而作為中國經濟的黃金地區,一旦出現重大政治事件對中國誰都沒好處。現時搞政治改革所付的成本,總得比任由火藥庫爆炸低一點。

1 則留言:

Oliver 提到...

中國已經無藥可救啦!! 隨時準備離開香港!!